快递价格战”死伤惨烈”:顺丰巨亏 而极兔又融资了

国内快递行业价格战再次进入白热化!

在此背景下,快递龙头业绩意外爆雷,背靠资本的后起之秀却隐隐有超越老牌巨头的趋势,江湖格局变动似乎一触即发。

顺丰“失足”

4月8日周四晚间,顺丰控股发布业绩预告,预计2021年一季度归母净利亏损9亿元-11亿元,而去年同期盈利9.07亿元。

之所以预计一季度业绩爆雷,顺丰在公告中给出了以下五点理由:

1、公司正处于新业务拓展关键期,为扩大市场份额,打造长期核心竞争力,公司继续加大新业务的前置投入;
2、去年疫情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公司资本性开支投入节奏,客户需求上行趋势明显,公司业务量增速迅猛,导致速运多环节出现产能瓶颈。为保障时效和服务稳定性,公司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增加临时资源投入以承接增量,致使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成本承压;
3、基于大规模的陆运产品业务量,公司重新审视各业务线的资源投放,在整合搭建更加专业和更具规模的营运网络的初期,有资源投放重叠的现象;
4、为满足电商平台及客户春节不打烊的安排,响应减少人员流动的倡导,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给予一、二线在岗人员补贴创历史新高,经营成本在短期内攀升;
5、去年疫情爆发期间,顺丰坚守服务,实现了时效件的高增长,今年一季度增速受到此高基数的影响;同时,由于同行在部分区域春节不打烊的安排,分化了部分散单业务,时效件中散单业务增长低于预期;此外,特惠专配业务量增长迅猛,下沉市场电商需求旺盛,导致存量客户中的经济型业务增长较快,顺丰电商件毛利承压。

结合顺丰此前披露的业绩数据,可以发现在今年前两个月,顺丰业务均保持高增长,但单票收入却出现明显下降。

对此,上证报引述分析人士认为,“目前来看,有可能是顺丰在下沉市场方面沿用了低价战略,若是这样的话,烧钱速度就会很快”。

与此同时,顺丰的同行们,也是其竞争对手通达系,今年1-2月同样业绩大增,而单票收入也是同样处于同比下跌。

不难看出,这其中有快递行业“价格战”的因素,但也不排除属于行业特殊做法。

极兔抢饭碗,价格战再起

今年3月底,义务率先嗅到了快递行业再起价格战的硝烟味:之前很久没有出现2元一单的快件,如今的价格又回落到略高于1元的水平。

更值得注意的是,在极兔速递的“搅局”之下,义乌收件的最低价格再次被打穿到1元以下。

面对起网一年内就达成了2000万稳定日单量的极兔,老牌的 “四通一达”无法不感到忧心。

极兔速递起家于东南亚,早期的资金和大多数核心骨干都来自OPPO体系。在用了4年时间成为东南亚第二大快递公司之后,极兔又花了一年时间,几乎打穿了看上去已经高度成熟的中国电商快递市场。

近日,据《晚点LatePost》引述多个独立信源,极兔速递已经完成了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,由博裕资本领投5.8亿美元,红杉资本和高瓴同时跟投,投后估值78亿美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一估值已经超过圆通、申通、韵达等几家快递同行,仅次于经营十九年的中通。

(原标题:快递价格战“死伤惨烈”:顺丰意外“巨亏”,而“打不死”的极兔又融资了)

(责任编辑:杨斌_NF4368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